風霜刮花我的臉

愛情來的突然,走的也突然,卻完全換了兩種心情,一喜一悲。我還是會去我們經常見面的那座木橋,上面有許多浪漫溫馨且美好的回憶,最重要的是香港酒店管理學院你曾在這裏和我擁抱,所有的暖都留在了木橋。我就像一只被主人忘記的流浪狗,在主人放下的地方等著主人的出現。望眼欲穿,任憑風霜刮花我的臉。

每一次,我卻只是失望而歸。我是在找一個沒有答案的答案,而狗的本土創作忠實是烙在骨子裏的,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得了的。桃花季,我卻在這溫情的季節裏悲傷的尋找著消失的你,親愛的,你是二月的桃花,只開了一季。

曾經最喜歡摸你的香港酒店管理學院頭髮,你便笑著說,待你長髮及腰娶你可好,我說,娶了你再等你長髮及腰。你快樂的笑,似午後明媚的陽光。我將手指放在你的頭髮上,輕柔的滑下。夜深的時候是人思念最濃的時候,我攤開我的手掌,悲傷便順著手指從指尖流下,一滴滴的流到了心裏,嘀嗒,嘀嗒。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