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下,情侶們

那些年,為了所謂的大學放棄了太多太多。不久後,他離開了這所學校,去了他們家附近的一所高中,而此時我們最後一次相見,是在校門口的擦肩而過,我究竟還是忘記了那時候自己的心情。
但現在想來,卻還有潸然淚下的衝動。那一刻我知道,再也沒有人在我請假期間執著地做了比平時認真上百倍的筆記,記錄好各科的作業,然後在見到我的時候平靜的告訴我:“為了不讓你托咱們班後腿,所以筆記借你了”。
我也知道,再也不會有人在知道我沒吃飯時,在課間飛速跑去為我買晚餐,然後遞給我說:“給,要餓病了明天還得我替你值日”。對,再也不會有了。
其實早該想到的,這次的別離似乎距離再次相見遙遙無期。但我相信我們總會相見的,而且也從未放棄這個念頭,想必他也是。原以為,高考之後我們再也不 必顧慮太多,可以大膽的在一起,可命運還是和我們開了玩笑。那一年六月,我爸媽高興了一夏天,而宇,卻只能選擇複讀,而我,夾在這兩種情緒裏,默然選擇了 沉默。
因為我和他,太過於熟悉,也就太害怕失去,所以常常忘記。但生活的每一天裏,我又曾真正的忘記過?無數個失落的夜晚,這段扯不斷的情愫便成了所有留戀經年的藉口,但我留戀的又哪里是經年,只不過是此間一少年罷了。
圖書館幽暗的燈光下情侶們陸續撐傘準備回去,而我相信這個六月過後我便再也不會在雨夜如此思念一個人,所以時光靜好,細水流年裏我會靜靜期待與白衣少年聽完那半首情歌……
 

角落裏略顯幽暗的燈光

北國的仲春總有瑰麗的色彩,讓沉睡許久的美麗刹那間楚楚動人。微茫煙雨無意就塑造了浪漫情懷,如晶瑩剔透的素紗一般,似想掩蓋Business programmes這樣純淨的美,但卻乎又有了欲蓋彌彰之嫌,想必美的事物即使經萬千風雨也該曼妙如初吧。而那一絲未曾提起的情愫不知是否也似這般?,

圖書館角落裏略顯幽暗的燈光其實是眾多virtual office情侶們喜歡的氛圍,而孤獨的我卻也如此做作的喜歡上了這兒,我知道如此冷漠的自己其實也活該孤獨,但終究想著,或許此刻也有人坐在窗前,咬著筆端,思考著令人厭惡的數理化,同時也在偷偷想著我吧。但這樣的人或許也只有他——宇。

回憶,令人百感交集。記得birthday gift for men那時候的自己不知道什麼叫怯懦,什麼叫孤獨,只相信夢想和未來,是所有人眼裏堅強樂觀,勇敢自信的好姑娘。而宇是轉校生,在他來的第一天裏心高氣傲的我甚至未曾注意到他。

而這些也究竟沒逃過班主任的法眼,次日我照常來的很遲,拿著淩亂的作業本深一腳淺一腳的走進教室後猛然發現那笑靨如花的姑娘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有濃郁書生氣的面孔,個子不高,但苗條,而且恰好穿著我喜歡的牌子和顏色的衣服,是讓人看著很舒服的那種男生。

他果真如他的外表一樣沉靜,成為同桌的第一天裏,他只告訴我他的名字,和他以前的學校,也僅此而已。當然,一向以女王範兒著稱的我也惜字如金的告訴他:“我名字就寫在黑板上,自己看。”

不知是否是從這一刻開始,他總想刻意的讓我多說幾個字,多說些關於我的事。時光蹁躚,流年似水,坐在他旁邊的日子竟悄悄走過了一個春秋,我發現這個看似沉靜的男孩兒其實也陽光燦爛,純真可愛,而他也無意間說出,很喜歡和我在一起。

一個春秋冬夏的輪回裏,每一天都讓我期待。而宇就是那無可厚非的理由。課桌上還算清秀的字跡清晰可見:“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與你一起躲過雨的屋簷”,一句歌詞,從他的筆尖流出,意境便勝過原創千百倍了。不知在遇見他的多少天裏,我漸漸變得不再像從前一樣冷漠了。

他和我一樣,喜歡下雨天。於是很多細雨如絲的時刻我們都不會錯過,我和他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漫步在煙雨朦朧的校園清幽小徑上,談理想,訴衷腸。但願這樣的我們能一直走下去。

後來,他想盡各種辦法告訴我,他有多喜歡我的時候,我卻千方百計的告訴他,我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一直都是。其實,也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也同樣喜歡宇,但卻深怕自己辜負了這份情愫。我知道我必須聽父母和老師的話,要努力考上大學,考入他們喜歡的大學。
 

生命裡面已經沒有你

你已然為人妻為人母。你或許還像從前那般天真、那般浪漫,但落在你肩上的責任已不允許你那樣;你或許還在懷念以往那些遊戲的日子,但歲月的流逝已不允許你去重來;你或許又正在後悔,後悔不該love嫁到那麼遙遠的地方,沒有親人朋友的陪伴;亦或你並不後悔,相反更加慶倖,慶倖你終於逃離了那個苦難 依然記得如夢夜色那些我切芋頭苗而你吃芋頭苗的日子,那時的你亦如我,永遠那樣的爭強好勝,骨子裏透著一骨不服輸的勁。但你的倔強好像沒有用到正道上,於是學習遊戲上你永遠不如我,但說到異性緣,你永遠排在第一。雖然如此,但你從不輕易戀愛。你說覺得他們每個都很好,不知道選誰。其實我知道,你是沒有勇氣去選擇。你是一個沒有主見的人,你巴不得有個人在你面前為你鋪好每一條路。所以當你上完初中時,你毫不猶豫的跟著你的朋友去了二中。

後來你的朋友說不讀了要去打工,你又決然的如夢夜色跟著她跑去了廣東。其實之前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想去讀衛校,但是因為你的朋友沒有去,所以你放棄了。你捉著她像是捉著一根導航針那般,生怕一不小心丟失了她,而你從此生活沒有了方向。其間,你只有過年才回來一次。每次回來,我們都會東逛西逛聊這聊那。記得有次哥開玩笑說說不定你以後找個遠遠的嫁了就不理我們了。你信誓旦旦的說,不會的,絕對不可能。

我那時也天真的以為你不會這樣,因為你捨不得這一切。但是那年你出其的奇怪,你沒有回家過年,理由卻是沒有請到假。後來你的朋友在大年初一的那天來到你家,她是想告訴我們你沒有回家的真正原因。但是陰差陽錯,那天你父母剛好不在家。後來,大概又過了半年,你終於鼓足勇氣打電話回家說明了真相。你戀愛了,對方是陝西的。你料定了你父母會不同意,所以你在下定了決心之後才向我們說明這一切。

你為了他不顧親人的反對,不顧朋友的勸說,為了他,你甚至不顧我們曾經的情誼!我真不懂,他究竟是有怎樣的魅力,讓你月夜寧願眾叛親離也在所不惜?那天,你說你就要結婚了,但是家裏都沒有人來。我看著那一條資訊,呆了好久,不知道要回什麼。我知道,你其實也很無奈,很落寞,很傷心。結婚明明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但是你卻開心不起來。後來,很不幸,你早產了,而且剛好是在你舉行婚禮的前兩天,所以很遺憾的你沒有出席你的婚禮。我不知道,你現在是怎樣的一個心情,我只知道,我很想你……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